又一700亿旁氏骗局崩塌警方已出手!

发布时间:2019-06-29 20:56

  凭借“一只小龙虾撬起一个特色小镇”的金诚控股(母公司金诚财富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金诚集团”),在一年前的兑付危机爆发后,终究跌落神坛。

  4月28日晚间,杭州市公安局拱墅区分局通报,根据浙江证监局移送线索及群众报案,对金诚集团涉嫌非法集资进行立案侦查,“28日,对金诚集团实际控制人韦某(男,38岁)及相关涉案人员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28日下午17时,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赶赴位于杭州拱墅区登云路43号的金诚大厦,一楼守着四五位安保人员,接近下班时间,不少金诚员工正忙碌搬离办公室的个人用品,据多位员工表示,他们也是“今天上班后突然接到消息。”

  此外,一位协助警方办案的搜查人员透露,“目前抓了30多个人,案件还在侦查中,和案件相关的资料需要现场封锁”。

  2019年1月31日,金诚集团召开了投资人代表沟通会,公司创始人、董事长韦杰在会上表示,金诚集团的总负债是103亿元,存续的基金规模是157亿元,他承诺“都会负责到底”。

  4月23日, 金诚集团还在苦苦坚持,在官方微信上发布《声明》称,“我司的战略重组目前已进入关键落实阶段,为避免竞争对手及其他别有用心者通过重组信息牟取不当利 益;甚至可能出于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破坏重组,从而损害全体投资人的权益,我司暂时不便透露重组具体细节。条件成熟时,我司将适时向投资人及相关媒体进行 披露。”

  资料显示,金诚财富作为金诚集团旗下核心产品,旗下拥有一家基金销售公司浙江金观诚,以及新余观悦、新余观复、金诚资管、杭州金转源、杭州金仲兴、杭州观复等6家经备案的私募基金管理人。

  据金诚集团官网报道,金诚集团创始人韦杰1981年生于金华东阳,获得浙江大学法学硕士。毕业后,韦杰依照所学专业考取司法资格证书、律师执照,成为一名律师。

  韦杰也有着传奇的财富故事。2016年3月,某杂志专访韦杰时了解到,前几天他召集同事开会布置年后工作时,途中一个电话打进来,电话那头的证券公司说:韦总,你赚了很多钱,11位数。会议室里所有人都听到了,大家掰着指头数一下,百亿。“他们都看着我,我也看着他们。知道了?知道了!之后继续开会。”

  韦杰抓住PPP项目发展的机遇,陆续成立私募基金管理公司,备案发行相关产品。经过3年时间公司私募基金规模也呈现爆发式增长,截至2019年4月28日,金诚旗下共运作354只产品,主要投向所谓的影视项目,以及特色小镇和保障房等PPP项目。

  而值得注意的是,据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金诚集团旗下6家私募基金管理公司还在运作的基金产品共有323只,其中包括杭州金转源72只、杭州观复111只、杭州金仲兴29只、金诚资产50只、新余观复31只、新余观悦30只。

  公司官网显示,金诚财富成立于2008年, 是一家集金融产品研发、财富管理、基金销售、高净值客户VIP服务于一体的综合性金融服务机构。通过携手各地政府打造新型城市,发行以城市化发展基金为主的稳健类理财产品,与客户共享全球优质产业资源。截至2018年初,累计管理资产规模超700亿。

  金诚集团成立于2008年,最初以地方债融资起家,2014年转向特色小镇项目,在短短两年时间内,一度风生水起。

  对外推介中,金诚集团宣称在2015年7月22日到2016年8月22日,拿下了35个新型城镇化项目,签约总投资额1800亿元。截至2017年9月,拥 有59个特色小镇项目,如盱眙龙虾小镇、无锡人鱼小镇、张家界000430)天门仙境小镇等,涵盖浙江、江苏、湖南、贵州、福建、江西、湖北、河南、安徽、吉林十省,“政府项目签约量超过5700亿元”。

  此外,金诚集团拥有新余观悦、新余观复、金诚资管、杭州金转源、杭州金仲兴、杭州观复6家备案私募基金管理人,1家基金销售公司金观诚,此外,拥有港股金诚控股(及新三板太悦健康(832227.OC)、丽晶光电(831777.OC),多伦多交易所上市公司D-BOX和韩国创业板上市公 司Fantagio等5家公众公司。

  据投资者反馈,2013年前的金诚集团只是一家理财产品代销公司,随后通过对金融牌照资质的申领,开始大规模发行中短期类固收基金产品;同时搭上了地方政府PPP融资及基础建设服务,借着政信产品的背书开始在资金端和资产端进行期限错配、借新还旧等多种操作,由此形成了后来的所谓“金诚模式”——先与地方政 府签订一个PPP项目的框架,随后立刻上架该项目的私募产品开始销售,同时销售的产品将项目从时间上拆分错配。

  “金诚的金融产品期限一般是1-2年,但是项目建设期远超过这个时间,特别是PPP项目6年以上才能回款是常态,所以金诚集团需要由发行后面的基金来兑付前面的资金。在2018年5月份后被监管叫停半年时候,基金销售端无法开展募集工作,当兑付金额远高于募集量时候,这就是造成流动性紧张和展期的原因之一。”

  此前,杭州金诚新城镇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叶恒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一部分股权基金产品,比如周期是5-7年,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每两年设置一个开放期,投资者以当时的估值退出,会有其他投资者开放赎回;而一些债权基金产品,我们也有很多资金来源,比如一些在建工程,我向银行抵押后,可以从银行获得 一笔钱,然后把投资者的钱还了,然后实现投资者退出。”

  有投资者反应,他参与了金诚财富旗下私募基金——“金坛项目”。根据合同内容显示,金诚资管作为管理人设立,募集规模6亿元,年化投资目标业绩为9.9%。

  标的为常州金坛经济开发区保障房及市政工程PPP项目。2016年,社会合作方金诚资管中标后与政府方的江苏金坛国发国际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各占股80%、 20%共同成立了注册资本为10亿元的常州市金坛金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负责建设该开发区的保障房楼盘、市政道路、景观绿化等PPP项目。

  截至2018年底,基金份额有31亿多份,按照初始净值1元计算,累计约募集超31亿元,超700名投资人参与投资。

  部分基金持有人在2019年1月15日去常州金坛经济开发区实地调研该项目并向当地政府征询后得知,合营公司实际使用资金13亿,目前已回款2亿,尚存余11亿。

  根据投资人提供的与项目合营公司总经理庄慧俊的录音,庄慧俊称由于银行网银和财务由金诚保管使用,金诚集团将31亿元基金之中的20亿元汇到金诚指定的浙江有关公司,这些资金汇出前未经合营公司董事会集体决定。

  据韦杰在投资人代表沟通会上的讲法:“钱的流向主要是项目对应当期实际发生的费用,包括但不限于土地费用、工程款费用、相关税费管理费用;在资金闲置期间,为减轻成本压力进行理财投资;根据基金合同约定,支付前期投资者的投资回报。”

  2018年5月,浙江证监局开展私募专项检查,金诚集团旗下5家私募公司拒绝配合检查工作,随后,浙江证监局三次对其旗下基金销售公司金观诚下达暂停6个月基金销售业务的通知。

  而金诚的特色小镇项目,对外宣传“政府项目签约量超过5700亿元”,此前,金诚新城镇集团副总裁叶恒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称,5700亿元仅为“所有战略框架协议的合计数字,目前实际操作中也就几百亿规模。”

  此外,金诚集团还被市场质疑通过旗下私募机构发售产品,涉嫌自融和资金池等现象。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金诚集团旗下7家私募机构合计发行了351只私募产品,但是部分短期基金并不表明具体投向标的,而是注明投向金诚集团旗下私募基金管理人发行的以及浙江金观诚财富代销的中、低风险私募基金产品。

  相比之下,金诚集团推介的部分特色小镇项目给出7%-10.5%的年化率,但是部分项目融资期限却仅为12个月或24个月。

  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估计有资金池,涉及资金错配,相当于24个月到期之后,再去找新的项目去续,不仅涉及自融自担,而且涉及借新还旧。”

  有媒体报道指出,59个小镇项目实际上绝大多数处于建设或签约阶段,而处于建设阶段的项目中,由于各种原因,多个项目早已终止、签约方退出或处于停摆状态。

  仅以浙江为例,金诚覆盖了湖州亚运小镇、遂昌农村电商创业小镇、金华磐安石坑里安居项目等PPP项目。

  在2018年6月和9月的两次走访中,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位于丽水遂昌县上江竹炭园区的遂昌电商小镇,在开工典礼一年半以后,仍处于停摆状态。

  据官微最新数据,经审计后金诚集团总资产规模202.76亿元,负债103.08亿元,净资产总额98.99亿元,资产负债率50.84%。与之相关的现有所有存续基金总份额为157亿元,包括所有代销、管理的债权、股权和其他类型基金份额。

  而随着挤兑危机的发生,港股上市公司金诚控股自去年12月遭遇暴跌,一日闪崩64%,市值从64亿一日蒸发43亿,价格跌至0.6港元/股。

  对于暴跌原因,有声音解读为因为公司董事长韦杰在去年12月13日配售发行3350万股,董事长套利造成公司股价暴跌。韦杰曾在今年1月份回应:“部分媒体舆论指向我在减持,如果是为了减持为何只减持3000万股?意义不大。12月13日与三个投资人洽谈配股,是希望引入更多的战略股东、优化股权结构。而且战略配售的股东表示12月14日并未抛售。”

  暴跌的前天,正是金诚集团的十周年纪念日。当日,董事长韦杰发表了一篇《感谢2018,时代和命运在不断推动着我们向前》的致辞文章。文章表达了公司创业初期的艰辛、上半年感受到的社会、经济环境变化带来的挑战,以及对未来的信心等。

  韦杰最后表示,“感谢2018年,所有的艰辛都是成长。 冬天终将过去,春天就在眼前。站在新的起点,我们重整旗鼓,再踏征程!”

  但值得关注的是,自4月10日起,自诩“港股唯一特色小镇概念股”金诚控股连日来放量大涨,股价也从0.19港元的低价一路涨至4月26日的0.47港元,涨了147%,成交额从原先的每日仅几十万港元到千万级别的跃升,总市值也达到了19亿港元。

  如今看来,重整旗鼓是没有的,仍是金诚的凛冬,最后祝福投资者都能拿回自己的钱。

      银河娱乐,银河线上娱乐 下一篇:星越私募基金给你揭秘骗局诈骗的五大特征


Copyright@2016银河线上娱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183104号-1  技术支持:银河娱乐

Copyright © 2008 银河娱乐,银河线上娱乐.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9183104号-1 技术支持:银河线上娱乐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