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国有四大行业绩报告发齐 平均日赚2601亿

发布时间:2019-06-21 00:54

  今日,随着中国银行、农业银行的业绩报告发布,国有四大行2018年的成绩单均已出炉。根据这份成绩单显示,工、农、中、建四大国有银行在去年净利润共计9494.15亿元,如果按照一年365天计算,四大国有银行去年平均日赚26.01亿。

  其中,净利润最多的银行是依然是工商银行,净利润为2987.23亿元;而建行、农行、中行的净利润增速均在4%以上,其中,建行净利润增速最高为4.93%,农行净利润增速4.9%。

  2018年,四大国有银行的净利差(NIS)、净息差(NIM)普遍上升,而利息净收入依旧是拉动银行业绩上涨的主要力量。而资产质量也进一步出清风险,一些先行指标进一步好转,90天逾期贷款与不良贷款之间的剪刀差普遍下行,关注类贷款下降。

  不过,这样的成绩并不意味着银行没有风险。经济下行周期中,银行业绩反应往往滞后。而在四大行业绩发布会上,多位银行家均表示,今年银行无论是在NIM增长、不良贷款,还是在科技创新领域等新业务增长点上,都面临不小的挑战。

  2018年,利息收入是支撑大型银行净利润持续上行的动力所在,四大行年报数据显示,利息收入18962.62亿元,占总营业收入的74.68%。

  值得注意的是,四大行净息差均处于上行通道。根据数据显示,农行净息差为2.33%,增长0.05个百分点;建行净息差为2.31%,同比增长0.1个百分点;工行净息差为2.3%,同比增长0.8个百分点;中行净息差为1.9%,增长0.06个百分点。

  对于净息差的上涨,建行在年报中解释道,2018年,受央行定向降准影响,通过优化资产负债结构、加强资产负债定价管理和加大存款推动力度等措施,本集团生息资产收益率上升幅度高于付息负债付息率上升幅度,使得净利差及净息差的上行。

  “去年净息差走势不错,稳定且略有上升。但今年可能将面临不一样的变化。”工行行长谷澍表示,去年以来,市场利率出现下行,虽然信贷市场利率下行速度相对于银行间市场和债券市场缓慢,但对于商业银行而言,要保持NIM稳定仍有挑战。对工行来讲,今年保持NIM主要的侧重点是要在负债端做更多的工作,坚持把存款性的负债作为主要的资金来源,控制高成本负债。

  同样感到压力的还有建行首席财务官许一鸣认为,建行的利差、NIM(净息差)保持同业很好水平,但是总体趋势肯定是下降的。这会给银行盈利造成非常大的压力。不过这是市场化过程中历史性的必然现象,全世界都这样。随着利率市场化,利差在不断缩小。中国的净息差比美国高,又比哈萨克斯坦低太多,这就是市场化程度的原因。程度越高,利差越小,现在中国的银行就面临这个压力。

  面对严监管,中国银行业的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ROE)普遍出现下行。四大行也不例外。数据显示,四大行的ROE普遍保持在较高水平,在12%到14.5%之间,但均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下降。其中,农行ROE下降0.91个百分点,建行下降0.76个百分点,工行下降0.56个百分点,而中行下降0.18个百分点。

  实际上,近年来监管层要求银行将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均要纳入不良贷款中,银行业不良率挑战不小。而这也成为近年来银行业ROE下行的因素之一。不过,去年以来,各家银行都加大了对不良贷款的处置力度。

  中国银行风险总监刘坚东表示,2018年中国银行主动调整信贷结构,潜在不良提前化解达千亿元。2018年境内分行全口径化解不良贷款1525亿元,同比增加181亿元,比上年增长13.4%。“今年中国银行将保持与去年同样的不良处置力度。”

  农行也表示,加大不良贷款处置力度,多措并举拓宽处置渠道,积极运用不良贷款批量转让、证券化、债转股等市场化手段,积极消化存量不良。通过持续努力,本行资产质量明显改善,不良率已低于银行业平均水平。

  许一鸣则表示,银行信贷资产质量的管控非常难。“虽然我们现在的不良率很低,1.46%,在同业也是最优的,但是我们深深感受到资产质量维持比较低的水平是相当困难的。环境的问题,我们自身的问题,各级地方政府的问题,压力的问题,不要以为我们的1.46%很好,但是很脆弱,环境一旦发生变化,比例可能就会上升,所以我们要如履薄冰,好好的稳健去经营,我们已经做得不错的工作。”

  不过,银行的资产质量均得到了提升,关注类风险、不良剪刀差普遍出现了下降。

  以建行为例,逾期贷款与不良贷款的数量差减少250亿,意味着后面不良贷款的压力就变小。而工行关注类贷款下降1100多亿,潜在风险贷款下降1800多亿。逾期贷款减少600多亿,剪刀差下降300多亿元。工行财报显示,去年全年清收处置不良贷款2265亿元,同比多处置338亿元,进一步夯实了资产质量基础。

  从信贷投放的角度来看,四大行普遍均减少了过剩产能的投放,并增加了重点领域的投放力度。值得注意的是,支持小微企业的普惠金融,将成为今年投放的重点。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会议中要求,国有大行对小伟贷款要增长30%以上。而这也成为今年四大行投放中的硬性指标。

  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银行普惠金融贷款增速为12.26%,高于全行其他贷款增速,平均利率为5.27%。工行对民营企业的融资总量接近2万亿元,小微贷款1000万以下的贷款增幅14.1%。

  而建行在2018 年末,普惠金融贷款余额6310.17 亿元,较上年新增 2125.15 亿元;普惠金融贷款客户数119.19万户,较上年新增47.74万户;四季度新发放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利率5.29%,较一季度下降超1个百分点。

  农行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银保监会“两增两控”监管口径普惠金融贷款馀额4937亿元,较上年末增加1,107亿元,同比增速28.9%,高于全行贷款增速。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各家银行对于普惠金融,特别是小微企业贷款仍将进一步加大力度。“我们曾经吃过亏,小微企业贷款不良率高达过8%,那时候肯定是赔钱的。但现在我们肯定会赚钱的,只要把风险控制住,普惠金融业务就是赚钱的。”建行副行长章更生表示。

  谷澍在业绩发布会上表示,工行早已制定了小微企业贷款增长速度,预计三年可以翻一番。未来三年,公司贷款三分之一投向小微企业,具体来说,今年工行仍将继续加大针对小微企业的贷款力度,计划全年增长不低于1000亿元。谷澍介绍,截至目前,工行已完成接近一半的目标,而这些均多以线上的完成。

  而中国银行副行长林景臻则表示,今年中国银行将继续加大资源配置,全年将增加普惠金融贷款不低于900亿元。

  面对互联网金融的不停搅局,银行业早已开始反击。在2018年银行业的报告中,金融科技是绕不开的主题:金融科技已经成为银行业利润新的增长点。这并非是银行“不务正业”,而是银行未来业务发展的核心竞争力:无论是小微企业贷款、还是零售银行发展,都离不开金融科技的助力。

  不过,银行如今对于金融科技的竞争危机感十分强烈,并纷纷表示将在未来进一步增加对科技的投入。

  在工行业绩发布会上,谷澍表示,金融科技领域竞争日益激烈。从行业生态看,金融科技的创新成果正加速推广,正从消费互联网向产业、政务互联网演进,除了年轻人,青少年及其父母、老年人也是互联网消费的主力。平台化合作将成为未来金融服务输出的重要形式,银行也要面对这样的改变,从单纯提供产品,向产品、平台、场景多方面融合转型。

  许一鸣表示,金融科技带来的非对称性竞争。“现在第三方金融支付科技公司拼命让银行的客户不接触银行,目前还主要是消费领域,支付领域,其实人家又有进一步的动作,包括公司结算支付,都开始在做,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银河娱乐,银河线上娱乐 下一篇:四大国有银行人事变动 这几个人中数中国银行副行长孙煜学历最低


Copyright@2016银河线上娱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183104号-1  技术支持:银河娱乐

Copyright © 2008 银河娱乐,银河线上娱乐.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9183104号-1 技术支持:银河线上娱乐

网站地图